回流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流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为几美分争得面红耳赤纺企外贸订单饱满利润却薄

发布时间:2020-12-25 16:38:00 阅读: 来源:回流焊厂家

这是一份让外贸人欣慰的成绩单。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半年经济数据显示,上半年,进出口总额13549亿美元,同比增长43.1%。其中,出口7051亿美元,增长35.2%;进口6498亿美元,增长52.7%。进出口相抵,顺差553亿美元。

一件外贸商品从原材料到国外消费者手中,经过接单员、生产企业、外贸企业、货代公司、港口等一个个环节。仔细拨开一道道关口,我们发现,在这光鲜靓丽的数字背后,有着不被人察觉的艰辛与踌躇。环环相扣,复苏路途磕磕碰碰,前面的道路有点迷惘。

为了几美分和外商争得面红耳赤

“比想象中好多了,很多订单又陆续回来了。”去年从杭州一家大型外贸公司跳槽到萧山这家小型外贸公司后,李小洁一个人撑起服装外贸业务。

金融危机就像一阵风一样,刮过了外贸行业,也把订单带走了不少。今年3月份,丹麦、瑞典的客户释放出了诚意,下了一笔单子,接下来的两个月,也陆续收获了一些单子。

手握订单,李小洁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说到底还是价格问题。”李小洁说,现在棉纱涤纶几乎每个月都在涨,工人工资也在涨,即使按去年的价格,今年也赚不到钱。更何况,对方给出的价格比去年还低。

为了说服对方,3月份,李小洁趁客户在香港开会跑了两趟香港,希望能让对方松松口,结果却很难遂人愿。“外国客人看起来很友好,私下喝小酒,聊聊天,但公是公,为了一两个美分我们经常争得面红耳赤。”李小洁说,对方的坚持只能以自己的退让为代价。

“毕竟有订单还留点希望,你不接别人自然就会有别人接过去。”李小洁说,除了国内的同行,现在最大的威胁是东南亚国家,比如孟加拉、印尼等国家,由于劳动力成本只有国内的1/3,部分客户把一些款式简单的成衣单子都转移到那边去了。

以前,夏天都是做全棉的衬衫、T恤,现在客户提出要掺入涤纶,意味成本少了,出口价格也从原来的11美元降到5美元。“没办法,客户为了省成本也绞尽脑汁。”李小洁说,现在最要紧的是保住单子,创新的玩意只能等以后“吃饱”了再去讲究。

订单满满人手不足利润最薄

就在李小洁为订单发愁的同时,象山爵溪,中国纺织名镇,很多外贸纺织企业却陷入了另一种困境。

“订单多了,工人缺了。”宁波甬南针织公司相关负责人林营告诉记者,和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上半年的订单同比增长了30%。

“单子多了,都来不及做,很缺人呐。”林营说,随着不少海外订单的回归,熟练工人也成了抢手货,虽然现在工厂里有1200多个工人守在各条生产线上,但用工缺口仍然有30%。

在甬南针织,普通的一线纺织工工资已从去年的1600元涨到2560元,涨幅高达60%。但即使如此,招工难现象还是很难缓解。

甬南针织的工资水平和涨幅,是浙江制造业今年以来工资上涨的一个缩影。浙江省经信委的信息显示,今年1~5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从业人员的月平均工资达到了2115.8元,同比增长16.7%。

密集的加薪潮下,纺织、电子等劳动密集型产业,遭遇到了巨大的成本压力。除了劳动力成本的下降,在纺织品出口这个竞争异常激烈的行业,汇率的频繁波动也时时拨动着那根脆弱的神经。

“现在的单子,利润越来越薄,大家报价一个比一个低,去年有10%的利润,现在也就3%~4%左右,基本以跑量为主。”做了15年的外贸,林营表示这个利润,几乎是15年来最低的了。生存至上,这些增加的成本只能靠内部去消化了。面对订单串升后的新难题,林营的思路是把更多的目光投向自主研发的投入和设计功能的提升,伺机撬动内需大市场,做好内外并进。

疯狂的海运费一周一个价

在完成生产后,如何把货物安全顺利地运达海外市场,连接供需双方的货代是重要的一关。市场冷暖,货代先知。

昨天下午3点多,王威还在宁波北仑港,周旋于船运公司、物流拖车公司之间,“下周开始海运费还要大幅上涨,老客户要抢着出货,现在不管有多少,尽可能全部出掉。”

王威在宁波经营一家货代公司已经10多年,今年初开始,空闲了一年多的王威突然忙了下来,经常要加班加点,因为公司处理的货量直线上升,尤其是今年3月4月形势一片大好,上半年平均每月有5000个集装箱左右的业务量,是去年同期的一倍。

尽管生意红火,但公司的利润没见得相应增长,因为眼下多变的海运费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海运费暴涨太快,差不多一周动一次,公司都来不及反应,这样涨产品哪里还有利润?”王威说。

6月,王威就收到来自中远航运、马士基等多家航运公司的运费涨价通知单。“前期运价水平偏低的船运公司在本月初已经上调了运价,7月15日后开始加收旺季附加费,额度在200美元/TEU(相当于两个普通集装箱)的水平。”

“海运费上涨了这么多,我们出口的货物也肯定要上涨。”王威表示,只是由于运费调整节奏太快,他们向客户报价到出货的周期太长,中间调整价格需要不断跟客户协商,对于中小出口企业来说很难做到。”

目前包括纺织服装、制鞋、玩具等劳动密集型行业在内,当前出口企业的平均利润水平仅为3%到5%,海运价格大幅上涨必然直接影响到这些行业出口企业的总体利润。

尽管中国的外贸形势看起来是一片大热,但最近一段时间,波罗的海指数却是连续下跌,这意味着国际间贸易其实是不活跃的。

别只赚吆喝不赚钱

金融危机的伤疤刚刚愈合,这个令人振奋的数据新鲜出炉就像一剂强心针,激活了麻木的神经。活者,比什么都重要。

欣喜之余,记者时刻感受到那份“揪心”,下半年的日子,还会像这样红火吗?日子会有变化吗?确实,在浙江外贸行业这条长长的产业链上,每个人都活得很累。

浙江虽然中国企业向全世界提供了大量的产品,但大多数“中国制造”都处于产业链的低端,只赚吆喝不太来钱。“世界工厂”的帽子一旦扣上了,想摘下就很难了。如同风中的风筝,即使飞得再高,另一头还是被人拽着的,你再怎么跑量,开拓市场,结局总是一样,赚取微薄的加工费,还要看客户强悍的脸色,还有周边国家也抢饭碗。

这种日子,恐怕越来越不好过了。最新出现的一轮加薪浪潮,正在让多年来一直依靠低成本优势遍布全球的“中国制造”,面临巨大考验。随着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沿海地区几度经历用工荒之后,中国经济距离“刘易斯拐点”(劳动力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已经越来越近,劳动力成本上升成为必然趋势。人民币升值速度加快,动荡的外部市场,也是“中国制造”面临的另一大考验。要想改变别人的思维定势,只有先改变自己。如何转变原有的发展模式和路径依赖,不仅是一家企业,而是中国制造业乃至整个中国经济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东莞妇幼保健院可以做三代试管婴儿吗

亭湖癫痫医院

厦门普通无痛人流价格

合肥供卵试管不用排队等的助孕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