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流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流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彤被微博改变的世界

发布时间:2020-02-10 13:16:55 阅读: 来源:回流焊厂家

陈彤

导语:陈彤是中国互联网新闻无法忽略的人物。然而,微博不仅仅重新定义了新浪,也在重新定义陈彤。他这一年甚少抛头露面,但我们能看到的是,微博的用户数已经超过了2亿5000万。毫不夸张地讲,陈彤正在参与且主导着一场中国网民意识形态的大变革。

微评语

陈彤是中国互联网新闻无法忽略的人物。然而,微博不仅仅重新定义了新浪,也在重新定义陈彤。他这一年甚少抛头露面,但我们能看到的是,微博的用户数已经超过了2亿5000万。毫不夸张地讲,陈彤正在参与且主导着一场中国网民意识形态的大变革。

微语录

圣诞节求助:哪个版本的《铃儿响叮当》是最经典的?第一次听是国门洞开的八十年代初,紫竹院冰场,入团积极分子活动。“坐在我身旁,美丽的小姑娘”让兄弟我幼小的心灵倍受冲击:还能这么袒露心扉? 2011年12月24日

正在面试一个天气预报的编辑。问她门户天气预报频道应该如何组成,她说除了天气预报之外应该是和生活相关的资讯,比如“穿衣指数”什么的(老汉我心里话,告诉我温度我自然知道该怎么穿)……绕了半天没有说出我期望的“交通”。唉…… 2011年12月2日

在老汉我自己发的围脖评论里,恶意的、满嘴喷粪的人绝对拉黑,不耽误工夫。批评意见绝对欢迎,那是另外一回事情,必须悉心倾听。 2011年11月20日

今天凌晨我发给手下的指令:被捕的消息发得太多啦,放眼世界!(突出报道此类消息是小报的范儿。不过群众喜闻乐见的,咱也不能回避不是?) 2011年11月20日

有时候真想注册个马甲骂骂人。用“老沉”直接骂吧,总会有人上纲上线。 2011年11月16日

车一过东直门,窗外就进来一股烙饼的味儿,感觉挺温馨的,现在到金宝街了,这股味还久久不能散去,仔细想想可能是污染的味道。 2011年11月10日

饭桌上和一些IT、互联网和投资界朋友们聊天,一起痛快淋漓地批判了某日报驻中国团队的报道风格。如果说根深蒂固的偏见、自以为是、傲慢和戴着有色眼镜那是在夸他们,他们简直是戴着全黑的眼罩做事情。 2011年11月5日

昨晚,一位贾姓电影大佬问我:你特想去萨拉热窝?我:咱们这代人,瓦尔特情结嘛。贾:好地方,我去过三次。大家整天在外面喝咖啡,不像咱们忙忙碌碌。波斯尼亚观众经常提些哲学问题,你有时候只好跟他们胡诌。我:冯·迪特里施上校讲,一位波斯尼亚诗人曾经说过……人家德国军官怎么都显得那么有文化? 2011年10月21日

俺们这边的联通网络又开始打摆子了,短信半天发不出去,兄弟我只好使用新浪UC爱疯版。想起当年看小人书,说八戒为了去找回被师傅撵走的悟空来搭救师傅,只好驾起祥云,当时我的疑问是,既然这样快,老猪干嘛不一直驾着祥云?2011年 9月20日

“#加班#八月十五不知不觉过去了。”

这是陈彤的第一条微博。那天是2009年8月16日凌晨,新浪微博在前一天刚刚开启内测。从此,新浪微博成了他挥之不去的一个标签,虽然他更为人所知的头衔是“新浪总编辑”,虽然他一再强调是曹国伟的方向感和节奏感造就了新浪微博,但不可否认,“老沉(陈彤新浪微博的ID)”是网友们@次数最多的新浪高管之一,他正在被像化成新浪微博的一个符号。

翻看陈彤的微博的确是一件体力劳动,因为他已经发了16000多条微博,而且涉及任何一个你能想到的领域,这彻底打消了我从中找寻其逻辑的想法。

但很明显,陈彤变了,越来越“贫”,却又越来越有那股“得道”的劲儿。起初,他hold得很紧,大部分的微博与工作相关。他本能地传递着用门户思维筛选过的新闻信息,也把微博当作是新浪庞大信息资源的一个出口,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

可微博后来的发展轨迹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我不得不把最主要的精力放在上面”,陈彤开始思考这个“小东西”对于信息传播,乃至人们的行为方式来说,意味着什么。在这个节点,他反而更头疼了,“爱好和工作分不开有时候会让人崩溃,我必须得去关注一些我不喜欢的人的微博,也必须面对所有的内容”。

他认为表达意见不应该是微博最主要的组成部分,而应该是记录生活、与朋友沟通,“微博上让人赏心悦目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太多被刻意放大的负面信息”。他也无能为力,社会环境如此,人们总是缺乏足够的理性,“我只能自己做出改变”。

于是,在陈彤的微博里,他自称“老汉”,他频频甩出有意思的段子,他也用手机记录着每天的行踪,这个时候的“老沉”是真性情。而在一些热传的新闻事件中,他大多数时间只是个围观者,少有评论,更没有作秀式的抨击,这个时候的“老沉”是一个严肃的新闻工作者。

陈彤现在分得很开,他其实是在玩微博,“我们不应该把微博绑在信息传递这一个维度上,它应该有更多美好的东西”。

经济观察报:微博似乎让整个新浪焕然一新,有哪些具体的改变?

陈彤:的确如此,有了微博之后,我最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上面了。新浪现在是“门户 微博”双平台战略,我们部门负责了微博的一部分工作,比如拉名人和推广名人、微博与其他媒体的深度合作、一部分行业的微博拓展等等。当然,在原有的门户内容上,我们也在尝试着门户业务的微博化。我们还从区域的角度做了分工,负责十多个省份,包括北京,做区域拓展。微博产品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各部门都有积极的参与。

经济观察报:对于你个人呢?

陈彤:我应该跟绝大多数人的情况不同,这既是我的爱好,又同时是我的工作。我是一个深度新闻爱好者,别人不以为然的,我会认为有新闻价值。我希望从微博上得到有独特视角而且有意思的内容。但我又必须面对所有的内容,哪怕有些是我不喜欢的。爱好和工作分不开有时候是会让人崩溃,但我必须得去关注一些我不喜欢的人的微博。

说实话,现在的新浪微博的确让我有些头疼。某些“意见领袖”语不惊人死不休,负面信息和情绪有时候被刻意放大了,让人赏心悦目的东西越来越少。我个人认为,对于微博来说,表达意见不应该是最主要的组成部分,最主要还是记录生活、与朋友沟通。

所以,我现在玩微博跟以前也不一样。初期时,但凡是个明星入驻,我都关注,所以我的关注数总是满的(新浪微博关注人数上限是2000)。现在,我每隔几天总是要取消关注几个人,主要是从来不在我下面留言或者转发我微博的。

经济观察报:这不像之前的门户,很多因素都不可控。

陈彤:是的。我只能要求我们自己的官方账号注意去权衡这些内容。我们自己的微博注意不渲染夸大事实,不对新闻信息断章取义,杜绝误导网民情绪的信息。但其实,微博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现实干预能力,基于微博发起的一些活动已经初具成效,如免费午餐、打拐等。不应该把微博绑在信息传递这一个维度上,我们正试图淡化它的媒体属性。但是,关键时刻的基本功还是不能丢的,金正日去世,新浪头条微博是第一个播报的媒体微博,在人人都是媒体的微博时代,能做到这一点太不容易了。

经济观察报:微博的理想形态是什么?

陈彤:这个问题太难了,想象不出来。微博在有些地方很像十多年前的BBS,但是微博传播力更强,技术门槛更低。所以,它的商业价值更大。非要说理想状态,就是生活的确离不开它。

经济观察报:从某种角度上讲,微博甚至正在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

陈彤:它最起码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信息传播的基本模式。比如我们娱乐频道以前报道奥斯卡颁奖典礼,有个文字直播、滚动新闻播报,再找上几个专家演播室点评,就很不错了,大家都看你的。但现在有了微博,全世界的微博用户都在发,很多显然是资深大片迷。除了发布官方的视频之外,我们没有太大的优势了。

微博改变了很多基本的东西,比如阅读、说话表达的方式等。但这也会让人变得浮躁,其实140个字根本讲不清楚道理,只能说个结论。我有时候强迫自己去看书、看报。

发展到现在,微博已经变成了一个极其复杂的东西,今后还会有很多产品化的东西。我们希望有关日常生活的所有方面,在微博上都能得到解决办法。

中山注册公司要多少钱

工商税务代办公司

深圳注册公司资金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