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流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流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谷歌中国内存利益输送华东代理商被中止合作

发布时间:2020-02-10 12:48:42 阅读: 来源:回流焊厂家

谷歌中国“华东代理商事件”仍未取得实质性的结果。

11月8日,原谷歌华东7家代理商发表博客,公布了谷歌与其最近15天的谈判详情。博客称,谷歌方面曾经暗示,将赔偿7家代理商共计700万美元,但最终谷歌表示只愿意支付合同约定的相关费用不愿意作出赔偿。

谷歌和华东区代理商的博弈起始于9月27日。当天晚上,杭州网通互联、宁波虎翼、江苏福网和扬州鼎捷等7家华东代理商在同一时间收到谷歌的《通知》:因渠道调整,上述公司的《AdWords代理协议》将最晚于2010年10月27日终止,自该日起上述公司不再是GoogleAdWords的正式授权代理商。代理商们因不满代理资格突然被取消,向外界表示,“谷歌中国正对资格作出利益分配的新规划”。此后,他们绕过谷歌中国区,将“状纸”直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了谷歌亚太区销售总监AlizaKnox。

虽然如此,谷歌中国公司仍坚称,决定与部分代理商解除代理协议是为了对中国区的代理商渠道进行调整,从而给广告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是一个在法律和合同规则范围内的商务决定。

事实上,谷歌中国这样做,正是他们在总部的压力之下提出的渠道架构调整。

暗算代理商?

9月,华东区7家代理商收到一封来自谷歌中国销售部北区总经理薛昱的邮件,邮件中写道,“谷歌在此通知你方,协议将在2010年10月27日终止。”

据了解,这些代理商在2009年底才与谷歌中国签订了为期两年的合同,从2009年12月31日开始执行,明年年底才到期。闻讯协议被半途终止,他们心有不甘,随后聚集起来采取行动,向谷歌方面寻求解释。

在交涉过程中,代理商们得知他们的代理权将在三天之后的9月30日进行拍卖。于是,在9月29日双方沟通未果的情况下,7家代理商的40多名员工围聚在谷歌位于上海的办公室“讨说法”。代理商们表示,“我们前后投入超过1个亿,而等到可以享受返点的时候,却被取消了代理资格。”

代理商们怀疑这件事情是谷歌中国隐瞒美国总部私下进行的。于是,在9月29日上午,谷歌亚太区销售总裁AlizaKnox的邮箱里就出现了一封来自中国区7家代理商的联名信。

当日下午,常驻新加坡的Aliza与7家代理商负责人召开了长时间的电话会议,协商的结果是:9月30日的招标被取消。10月9日,谷歌中国正式发表对此事的回应,称:这是一个在法律和合同规则范围内的商务决定……我们绝不容忍任何违反合同,甚至违反法律的行为。谷歌的表态,让外界感觉谷歌似乎手握代理商的把柄。

据知情人士介绍,谷歌中国与代理商当初签合同时,条文写得非常详细,如果代理商有出现一次违规,或者每季业绩考核不达标、客户满意度不合格,谷歌有权随时终止合同,且没有“善后解决方案”。

但是,谷歌与代理商签订的合同被后者认定是霸王条款:在签署合同时,谷歌即便是与中国的代理商、在中国境内开展业务,也只出具英文合同,而无中英文双语版本。于是,“仰视”谷歌的代理商们,虽然心有疑惑,仍凭着一腔热忱和莫名的信任签了字,“我们从没想过谷歌这么大的公司,会欺骗我们!”有代理商愤怒地说。

10月18日,谷歌内部传出将于10月19日下午再次对这些代理商生意额进行拍卖的风声。这刺激了宣布进入“和平谈判期”没几天的华东代理商,其中一些按捺不住的代理商员工紧急从江浙来到上海谷歌求见高管,在双方的推搡中,谷歌大门被打烂,警方几次介入。

事情真相

7家代理商指出,他们之所以被谷歌猝然取消合约,是谷歌中国部分管理层为了自谋私利。他们的理由是,浙江、江苏向来是谷歌中国业务最肥沃的地区,每年贡献超过40%的业绩,2009年销售额约1.5亿元。在代理商们看来,谁能得到当地的代理权,也就意味着要发大财了。

在谷歌中国宣布解除协议前的8月中下旬,杭州网通互联科技总经理樊美勇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谷歌非华东区的一家代理商公司(北京品众互动广告公司)老板找到我,说希望可以收购杭州网通互联,我感到非常不对劲。”后来,他在与其他几家华东区代理商交流期间,发现大家都在8月接到了这些奇怪的“邀约”电话。

10月12日,樊美勇进一步爆料称,“谷歌中国的一位渠道负责人实际掌控着北京品众互动广告公司55%的股权,并且已从VC拿到了300万元人民币的融资,此人欲通过谷歌的新招标活动,一并拿下华东几家代理商的代理权,并接管所有广告业务。”

对此,代理商们认为,如果招标继续,“谷歌表面上会招6家代理商竞标,其实会让北京品众和同样被怀疑内藏利益链的北京紫博蓝两家代理公司中标”。这是一次利益重新分配,如果此事最终成真,那么,这两家新的代理商每年将至少获得华东区的3000万元收入。

不过,上述说法遭到了品众互动广告公司总经理程宇的否认,他表示公司股权和谷歌内部人员并没有关系,并称自己确实提出收购,“宁波虎翼公司经营不善,做不下去了,而我和对方早就认识,我也是浙江人,就向他们提出收购。”

孰是孰非,恐一时之间难以说得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谷歌与代理商的纠葛应以原先达成的协议为依据。有分析人士认为,谷歌与代理商签订的协议,从法律上来讲,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原则上应予遵守。

据了解,在谷歌中国代理商中,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的代理商属于第一阵营,每个代理商的谷歌业务年收入都在亿元以上,杭州网通互联等7家华东代理商的收入水平属于第二阵营,规模相对较小。

但鉴于AlizaKnox对取消代理商一事表态是“谷歌全球一致的决定”,有熟悉谷歌的人士指出,“谷歌中国取消上述代理商资格不外乎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谷歌退出中国内地市场事件,使广告代理商销售渠道业绩下滑,因此总部给中国负责代理商的销售部门下达了业绩压力,想重振中国内地业务,希望发展一些更有实力的代理商,同时也方便管理;二是也不排除有谷歌内部人士趁机假公济私,通过代理商间资源的转移从而中饱私囊。”

结局惨淡

分析认为,谷歌粗暴地中止合同并更换广告代理商,已经影响到代理商心目中的形象,并可能间接地使其原先拥有的中小企业客户被竞争对手挖走,导致市场份额的下滑。

有资料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谷歌在中国互联网搜索市场所占份额已由第二季度的27.3%下滑至24.6%。搜索行业分析师金乃丽则指出,谷歌因着手推进代理商渠道整合事宜,预计在未来一到两个季度内,其广告主关系维系及拓展将经历一定的调整,从而放缓业绩增长。

另外,就在不久前,谷歌以7.5亿美元高价收购了移动互联网广告平台公司AdMob,被指将部分火力转向移动广告市场。并且,谷歌最近投重金在新浪、网易等各大门户网站猛打招聘广告,对内地研发和销售团队进行重新扩张与调整。这次取消7家代理商资格,可能预示着其在国内代理渠道进一步洗牌与整合的开始,它与代理商之间的矛盾也将会相应持续较长的一段时间。

代理记账报税公司

广州注册公司记账

深圳筹划税务方案

广州注册公司资本

工作签证

深圳代理记账服务

广州工作签证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