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流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回流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生育率低和老龄化是日本劳动力短缺主因美式喉箍

发布时间:2020-10-19 06:36:56 阅读: 来源:回流焊厂家

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推算,如果保持现在1.43的生育率,到2060年,日本劳动人口将由2010年的8173万人减少至4418万人。

生育率低和老龄化是日本劳动力短缺的根本原因。为了缓解劳动力缺乏带来的难题,日本出台了鼓励女性和老年人就业,以及吸引外来劳工等措施,但分析认为,这些措施短期内难见成效。

“有活没人干”的现象更加严重

日本厚生劳动省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日本每100个求职者可以选择的工作岗位达到109个,招聘与求职比创出22年来以来新高。

服务业、制造业和建筑业首当其冲受困于人手不足。廉价连锁餐馆“食其家”因招不到员工,暂时关闭了约200家店铺。日式酒馆和民居酒屋也将在本营业年度关闭约60家店铺,占店铺总数的10%,原因之一是招不到足够的兼职员工。

受住宅价格上涨和筹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等因素刺激,东京建筑工人招聘岗位数是求职人数的5.56倍。

因劳动力缺乏,日本经济目前一个特别的现象是,失业率处于4%的较低水平,但经济却处于低迷状态

生育率低和老龄化是日本劳动力短缺的根本原因。在过去的20年里,日本劳动人口减少了764万人。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推算,如果保持现在1.43的生育率水平,到2060年,日本15至64岁的劳动人口将由2010年的8173万人减少40%至4418万人。

另一个导致“有活没人干”现象的原因是,上世纪90年代泡沫经济破灭以后,日本企业为削减成本,改变了传统的“终身雇佣制”,大量使用临时工或合同工。

目前,日本劳动力市场四成左右为非正式雇佣员工。日本综合研究所调查部首席经济学家山田久告诉本报记者,按照经济学一般规律,供给不足会带动劳动力价格上涨。日本劳动力市场却长期陷入“人手不足—工资下降”的悖论,主要原因就在于,大量使用了工资水平较低的非正式员工。据统计,在有期限合同工中,56%的男性和80%的女性年收入在200万日元(1日元约合0.06元人民币)以下,远低于正式雇用员工446万日元年收入的平均水平。

对生活质量的重视,也导致许多年轻人主动选择“打零工”。在东京一家驾校担任教练的川村女士告诉,自己原先是这家驾校的正式员工,由于受不了每天长达11小时的工作强度,主动要求改为兼职。与正式员工相比,就少去了夏季和年终奖金,养老保险缴付标准也降低了一半。在今年5月份日本全国招聘岗位中,正式员工岗位只占到四成。

加大引进外籍劳动力的力度

日本当前人口约为1.28亿,为应对劳动人口减少,日本政府于今年6月设定了“50年后人口维持在1亿左右”的中长期国家目标。这是日本政府首次提出明确的维持人口增长的目标。与此同时,日本将构建“不分年龄、性别的劳动制度”,鼓励女性和老年人就业。日本还将设定与现行劳动力统计不同的新指标,计划将劳动人口的年龄区间设定在20岁至70岁,旨在鼓励65岁以上老年人工作。

日本政府今年6月推出了一系列鼓励女性就业的政策。包括扩充保育设施,接收40万儿童入托;将育产假工资由在岗工资的1/2提高到2/3;要求上市公司公开女性董事信息;在内阁府网站刊登优秀女性管理人员的事迹等。出于传统的社会分工意识,许多日本女性在生完第一个孩子就离开职场。日本女性劳动就业率为62%,低于G8国家中另外7国70%的平均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多次敦促日本,创造更适合女性工作的环境。

日本还加大引进外籍劳动力的力度。今年4月,日本在东京、福冈等国家战略特区,试行放宽外国家政人员和建筑工人入境手续和限制。把“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扩大到68个行业,将外国劳工在留期限从3年延长到5年等。

据统计,截至2011年,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约为69万,占日本劳动力的1%,为发达国家中最低。而根据日本总务省的最新统计,截至2013年10月,日本共有外国劳动力71.7万人,同比增加3.5万人,增幅5.1%。

日本以前引进的外国劳动力主要集中在教育和研究领域的“高技能人才”。而眼下家政和建筑领域是最缺人手的行业。

涨工资是解决劳动力短缺的关键

劳动力短缺属于结构性问题,牵涉人口、社会、文化、法律等各个方面,因此改革措施很难短期见效。

明治安田生活福祉研究所最近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虽然安倍政府积极鼓励已婚女性参加工作,但是多数女性认为,女性生了孩子之后的再就业环境并不理想。日本实行的配偶减税制也阻碍了女性就业的意愿。日本规定,如果上班的妻子年收入超过103万日元,不但不能享受家庭收入课税起征点优惠,其收入本身也将被课税,同时丈夫工资中的“配偶补贴”也被取消。三菱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师武田洋子表示:“要想在全社会发挥女性的才干,必须从改变阻碍女性工作意愿的税收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着手。”

山田久认为,解决日本劳动力短缺的关键在于打破“人手不足—工资下降”的悖论,加快工资上涨的步伐。综合通胀和消费税率提高因素,日本消费者物价有可能在两年内上涨5%。如果工资上涨跟不上物价,实际收入出现下降,个人消费就会受到抑制,经济就有可能再度停滞。零售、餐饮等行业依靠低工资兼职的经营模式已难以为继,要稳定员工队伍就需要聘用更多的正式员工。

静电贴

刀鱼切断机

一体化提升泵站